• 周五. 10月 30th, 2020

娱乐

集齐生活的热点.聚集娱乐趣事.五彩缤纷.这是一片休闲的天空。

聚焦丨特朗普都劝不动?那些拒绝戴口罩的美国人,到底为了什么

复工以来,美国本已缓和的疫情曲线陡然升高,连特朗普都难得退让,在探访医院时戴上了口罩,但这一次,他的粉丝们似乎没有要跟的意思。

腾讯新闻国际频道独家栏目《聚焦》,本期关注:戴口罩,在美国也分党派

关于口罩的争论,在美国从未停止过。

即便很多人认为,凶猛疫情之下,不戴口罩是一件愚蠢且自私的事情,但“反口罩者”的主张,同样可以做到逻辑自洽,从他们的角度来看,口罩甚至可以和他们的宗教、政治立场和价值观划上等号,它已经成了美国的政治符号,标榜着特定的立场、观点和对抗,新的政治和文化对立的鸿沟由此呼之欲出。

“不自由,毋宁死”,“反口罩者”将著名政治家帕特里克·亨利的这句名言印在了自己的标语板上。

一块口罩,成为了美国社会中集体意志和个人权利缠斗的经典案例。

争吵的美国人

患有自身免疫性疾病的退休手语翻译苏珊 怀尔斯,向《时代》杂志描述了自己7月时的经历。

那一天,她去当地超市Publix购物,在农产品区闲逛时,一个工作人员看到没有戴口罩的她,往后跳了好几步,并狠狠瞪了她一眼,冲她大喊:“你没戴口罩!”

这一声,引发了超市内不小的骚动,另一位男性在旁边帮腔:“她对社会是个威胁,带她离开这里!”又讽刺般地加了一句:“你怎么不去参加特朗普的集会呢?”

凑巧的是,怀尔斯真的是一位特朗普的支持者,也真的参加过特朗普的集会。而她不戴口罩的原因,是她觉得新冠疫情被有意地夸大了。“当然,真的有病毒,但每年都有人死于流感。”怀尔斯补充道,“他们说的大流行,我不相信这个,事情不是他们说的那样。”

怀尔斯不信任的是公共卫生领域的权威声音,而让尼尔·梅尔顿耿耿于怀且不愿妥协的,是“政府伸得过长的手”。

作为一位住在堪萨斯州大草原上的建筑项目经理,梅尔顿也是特朗普的支持者。“口罩,并不真的有效,我们对病毒是无能为力的。”梅尔顿说道,“政府要求民众戴口罩,是政府机构‘过度扩张’的一个例子,有些掌权者就是想看看民众想顺从什么。”

住在弗吉尼亚州的克里斯汀·林恩也有同感,她觉得口罩带来了一种“错误的安全感”。“我开车时系上安全带,是因为我知道安全带可以挽救我的性命,但口罩不是这种工具,因为它的作用微乎其微。”

这三位“反口罩者”还不算最偏激最狂热的那一类,美国已经发生过不少因口罩冲突致人死伤的案例。在密歇根州弗林特市,一名保安人员在一场争执中被枪杀,这起争执始于客户拒绝按照州长命令戴上口罩。

怀尔斯、梅尔顿和林恩三位普通人的看法,恰能折射出“反口罩者”们的普遍认知:他们并不信任权威机构对口罩的定义,同时认为,政府要求他们戴口罩,是一件盲目、无效、且极度干预人身自由的事情。

不过事实上,美国人对口罩的抵制,并不像新闻报道所展现出的那样普遍。从3月新冠疫情在美国爆发,到7月第二波疫情高峰蓄势而来,这横跨5个多月的疫情,已经在逐渐让美国人接受并认同戴口罩。

7月28日,在线调查平台“问卷猴”的新一轮民调结果显示,大多数美国人如今出门都会选择戴口罩。68%的成年人表示,他们“每次”出门或与他人接触时都会戴口罩,16%的人表示“大多数时候”会戴口罩,10%的人“偶尔”会戴口罩,只有5%的人表示“从不”戴口罩。

但媒体们不约而同地注意到了一个现象:自5月复工潮开始,抗议封锁的人们开始越来越频繁地举起“反口罩”的标语,对口罩的抵触情绪意外地迅速激化。

《卫报》采访游行者后发现,不少示威者并不排斥在公共场合戴口罩,他们只是反感自己被强迫戴上口罩。

不信任,要自由,美国人据此对口罩产生的反感,并非无因可循。

困惑的美国人

“公共卫生官员们对戴口罩这件事给出的建议,一直是模糊的,变化的,甚至是相互矛盾的。”一位公卫专家对《纽约时报》说道,“这是导致人们认为口罩无用的原因之一。”

美国疾控中心(CDC)代表了一种声音,世界卫生组织(WHO)代表了另一种,佐之而来的还有不同的公卫专家和医生群体的声音,纷乱交杂,不少说辞互相矛盾,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变化,让人颇有雾里看花之感。

一月,CDC给出的建议是,“不建议身体健康的人使用口罩”;到了2月29日,美国卫生官员杰罗姆·亚当斯郑重提议,“普通民众不要购买口罩”;到了4月3日,疫情持续发酵,美国新冠死者人数激增至7000多人,CDC更新指南,建议人们在无法保持社交距离时应佩戴“布面罩”;如今,CDC的指南要求,所有2岁及以上的人应在公共场合戴口罩,但是医用口罩仍然应该留给医护人员。

基于对新冠病毒不断的深入了解以及防疫形势地变化,CDC频繁地改变其给出地权威建议,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。但这种前后不一的意见,带给普通人更多的是混淆和困惑。新西兰奥克兰大学的传染病学专家苏西克·怀尔斯就向《华盛顿邮报》直言,一直以来,在她的心目中,CDC都是可靠且值得信赖的信息来源,“但现在不再是了。”

而WHO自始至终坚持,身体健康的人并不需要广泛使用非医用口罩。但相比于之前,他们在6月5日的媒体吹风会上更正了一点,即“在公共交通工具、商店或其他密闭或拥挤的环境中,如果存在广泛的传播,并且人与人之间难以保持社交距离,公众应该佩戴非医用口罩。”

世卫组织又“聪明”地补了一条:具体情况请咨询人们所在地的政府机构。

戴不戴口罩,也是“政治站队”

口径不一的权威机构带来的是困惑,而华盛顿上位者们的矛盾行为,则让口罩成为了激发政治对立的催化剂。“我们看到的是政治和科学的双重崩溃。”美国摩根州立大学的公共卫生教授蒂莫西·艾克斯说道。

特朗普无疑是“反口罩者”们最鲜明的一杆旗:尽管7月11日,在探望位于华盛顿郊区的沃尔特·里德军事医院内的伤兵和医护人员时,特朗普第一次在公开场合戴上了口罩,但他仍然坚持,民众戴口罩应该“出于自愿”,并不应该被强迫。

“我从未反对过口罩,但我确信,在特定的时间和地方才需要戴上。”特朗普说道。

他曾嘲笑拜登戴口罩的行为,“像是把背包蒙在他脸上似的”。他在访问凤凰城时,一些支持者评价戴着口罩的当地记者为“只是戴着口罩来传播恐惧”。

拜登的行为与特朗普相反,这位民主党总统提名候选人表示,如果他在白宫,他将“竭尽所能,要求人们必须在公共场合戴口罩”。

当口罩被强行着以“党派对立”的色彩,民众和政客也会忍不住将口罩视为表明自己政治立场的一面旗帜。

“问卷猴”于7月20日至26日对全美46450名成年人进行了在线调查,结果显示,86%的民主党人士表示,自己“每一次”出门或和他人接触都会戴上口罩,这个比例在共和党人中是48%。

和口罩一样,对复工和疫情未来的展望,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支持们也表现出了较大的观点分歧。61%的共和党人或有支持共和党倾向的人表示,疫情“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”,但只有23%的民主党人士抱有这样的观点。

皮尤调查中心在调查了4708名成年人后发现,两党对于公共利益的关心程度也有所不同:73%的民主党人认为,普通民众的行为在影响其冠状病毒的传播方面具有重要意义。43%的共和党人同意这样的意见。

民众划线而立,各州同样也展现出了鲜明的党派立场:在譬如俄克拉荷马州、南卡罗来纳州、乔治亚州等具有强烈共和党倾向的保守州,复工较早,民众戴口罩的频率普遍不高。

锡拉丘兹大学政治学副教授莎娜·盖德里安领导的研究团队发现,是否戴口罩,真的可以较为准确判断出对方所支持的政党。

因此,对于选民而言,口罩是彰显自己态度和立场的重要工具,诸如反对北卡罗莱纳州停工命令的组织Reopen NC在网上发起的“烧口罩”挑战,“反口罩者”们发出的“戴口罩是践踏公民宪法权利”的疾呼,似乎也不只是旁观者所认为的“疯狂之举”。

毕竟,在如今政治立场极度分化的美国,又时逢大选年,让人们无法妥协的,绝不仅仅是戴上口罩这件事。

本期作者:驻外族 叶承琪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